名家题跋题出文化对市场价位有着很大影响

2020-08-02 05:23:15

作者 : 种子收藏

 浏览量: ( 20次 )  评论 : ( 0 )

藏家的青睐和追捧,更有藏家会冲着题跋而不惜巨资予以收购。据笔者研究和观察,名家题跋大致有这样几种情况:

一张画多位名家题跋在2002年上海敬华拍卖会上,有一幅海派名家陆俨少的《黄山松云图》,由于陆俨少作画往往一枝笔画到底,一气呵成、曲尽其妙,上海的三位著名画家程十发、陈佩秋、刘旦宅分别在此画上题识,程十发称此画为“巨制”;陈佩秋称此画“黄山松云还头其用笔特色至可宝也”;刘旦宅则称陆俨少为“妙手”。此画最后以12.1万元成交。

老师为弟子题跋在拍卖市场上笔者曾见到一件冯超然弟子谢佩珍的《观音大士像》,从市场行情看,谢佩珍的作品很难在大拍上看到,既使一些小拍也拍不出理想的价位。然而,谢佩珍的这幅作品有老师冯超然的小楷长题,其书法十分精美。结果,该幅作品上拍时受到了藏家的关注,以1.98万元成交。

名家题跋题出文化对市场价位有着很大影响

丈夫为妻子或妻子为丈夫题跋在市场上吴湖帆和潘静淑夫妇常常合作绘画,曾有一幅《冰盘花果图》,由潘静淑绘,画上有大画家吴湖帆精彩小楷书题识,结果以3.08万元拍出。若是没有吴湖帆的精彩题跋,恐怕很难拍出理想的价位。同样,在2002年上海崇源拍卖会上,谢稚柳的《水村图》上,有其夫人陈佩秋的题识:“水村图,健碧题。”此作被拍至39.6万元。

小名家为大名家题跋笔者曾见过一册齐白石的《杂画图册》,上有陈衡恪和陈半丁的题跋。论名头,齐白石属于大名家,而陈衡恪和陈半丁属于小名头,由于小名头不能和大名头相提并论,一般很难提升作品的价值。同样,在2002年上海崇源拍卖会上,大画家黄宾虹有一幅《松寿图》,画上除了有黄宾虹自题外,还有上海的王个长题,将黄宾虹与王个相比,黄宾虹属于大名头,王个的名头相对弱。这类作品一般只能依据画家名头及画的质量来确定其价格。该幅作品最后以9.9万元成交,可以看出成交价不理想。

大名家为小名家作品题跋在市场上,吴湖帆绝对属于重量级的人物,而江寒汀相对名望较低,江寒汀曾绘有一幅《柳鸦图》,这是江寒汀临宋徽宗的《柳鸦图》手卷,原迹藏上海博物馆,此幅作品有大名家吴湖帆的精彩题跋。这幅作品估价是1.5万至3万元,结果受到各路藏家的热烈追捧,最后以11万元拍出,此价格相当理想。

同等名头的画家题跋如海派画家中,陈佩秋和程十发属于同一档次的书画家。笔者曾在拍卖会上见到过陈佩秋的一幅工笔花鸟的作品,此幅作品只有陈佩秋的落款,画的名称“莲塘秋鹜”则由程十发题。最后,该作是以4万元的价格拍出。又如上海崇源拍卖会上,有一幅胡也佛的《观瀑图》,上有汪亚尘题识:“胡也佛仿宋人观瀑图,汪亚尘题”。胡也佛和汪亚尘也属于同一档次画家。

总之,不同名头的题跋对作品市场价位有着很大影响,像1996年中国嘉德推出的傅抱石的《丽人行》手卷,上有徐悲鸿张大千两位大师精彩题跋,无疑使该作显得更加珍贵,结果以1078万元拍出,创当时近现代书画作品最高价。同样齐白石的《山水8开册》,内有启功先生的题诗。启功根据白石山水的意境,将每页山水配上一首诗,使得该册页更加完美。该册页曾在1998年中国嘉德拍卖会上以159万元成交,时隔5年后,该作在中贸圣佳拍卖会上以1661万元天价拍出,创下当时齐氏作品最高价。可见,市场上一般有名家题跋的作品往往会引起藏家的关注,若是名头大的题跋或是精彩的题跋,常常会拍出理想的价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