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传古董连环骗局 南宁商人600万买入假货

2021-11-25 15:42:18

作者 : 暖暖的洋

 浏览量: ( 16次 )  评论 : ( 0 )

本报记者 邓益辉 罗宗明 发自广西南宁

广西商人叶先生花600万购买一批“祖传古董”,却遭遇一个精心设计的古董骗局:古董商、中间人、鉴宝专家各色人粉墨登场,环环相扣。

在中国已成为“世界最大的艺术品古董市场”的背景下,该古董诈骗案折射出了这个市场中的“鱼龙混杂”。广西商人叶先生的心情,仿佛一颗被击出的高尔夫球,攀升到最高点后,急速坠落。

他以600万元重金购买的一批“祖传古董”,在买到手一周后,即被鉴定为当代赝品。此前,卖方告诉他,这批包括“大明宣德炉”、“古晶玉兽”等在内的古董,价值数亿元。

随后,他向南宁市公安局南湖分局报案,称自己遭遇古董诈骗。南宁警方随后介入案件调查――古董商、中间人、鉴宝专家各色人等陆续登场,一个精心设计的古董骗局浮出水面。目前,已有两名犯罪嫌疑人移交检察院审查起诉。

祖传古董连环骗局 南宁商人600万买入假货

近年来,中国古玩市场异常火爆。大量的资金涌入古玩圈,鱼龙混杂的圈内外人士,利用玩家炽热的投机心理做局,使得此类古董诈骗不绝于耳:一件“金缕玉衣”引发的巨额骗贷案在2011年轰动一时;拍出2.2亿元的“汉代玉凳”,被查出是邳州作坊制造的假货。

当南宁这起古董诈骗案逐渐发酵时,3月份刚刚结束的欧洲艺术品与古董博览会上,一份最新的年度报告出炉,让国人唏嘘不已:中国已经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艺术品和古董市场。可在文化学者、作家吴树看来,这一切却有了自欺欺人的意味。“我调查发现,95%的收藏者收藏了95%的赝品。”吴树说。

“祖传古董”

这批“古董”的来历被渲染得更加神奇:当年打仗时八国联军从故宫

里抢夺出这批古董,途经广西出越南边境时,被扶绥当地的军队截留下来,藏在山洞里。

从事环保工程的海归商人叶先生,是古玩圈的“菜鸟”。他一度痴迷于高尔夫球运动,年近40岁时,开始拓展自己的其他兴趣,借以修身养性。2011年初,他开始对现当代书画作品产生兴趣。

当年4月,叶先生认识了广西手拉手文化教育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手拉手公司)法定代表人兰小丽。这家公司2009年8月在南宁成立,注册资本200万元。

此外,兰小丽还在当地经营了一家“法国卢浮宫画展中国作品美术馆”。据该美术馆的资料介绍,在该馆陈列的作品,曾在2010年法国卢浮宫画展上展出。而这些组团参展作品,则由手拉手公司组织法国美术协会的专家,在国内300名画家中评选而出。

紧接着,叶先生多次到该美术馆参观,随后便购买了大约50多万元的当代书画作品。6月初,他与兰小丽签约,投资50万元人民币给手拉手公司,合同约定在未来3年内用书画作品来回报此投资。据叶先生介绍,期间,兰小丽称她的妈妈也姓叶,将他认作“表哥”。

“但我不应将兴趣变成投资。”叶凌宇对《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说。

兰小丽开的美术馆,成为了叶先生拓展资源的平台。6月中旬,兰小丽提供的一个信息让叶先生怦然心动。兰小丽称,扶绥县有一批祖传的古董、字画要出售。

通过一名叫施干军的商人,这批古董的拥有者吴干育与兰小丽联系上。据施干军在接受警方讯问时的笔录显示,他曾将部分字画带到美术馆给兰小丽观看。扶绥与南宁相距不到100公里,当晚,兰小丽与两名画家一起前往扶绥看画,但三人均未表态这些画作是真是假。凌晨,兰小丽等人即返回南宁。

随后,叶先生便从兰小丽处得知了这个“喜讯”。兰小丽通知了施干军,带着兴奋不已的叶先生前往扶绥看货。在位于扶绥县渠黎镇的吴干育家里,叶先生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除了上百幅字画,整间屋子里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古董,有商代的青铜器、汉代的玉器、清代的瓷器及一些红木家具琉璃摆件。”叶先生说。

据叶先生回忆,当时吴干育称,这些古董,一部分是祖上传下来的,其余是他上山采药时从山洞挖出来的。吴称,他靠卖掉一些东西赚了几千万。很多领导知道后,隔三差五问他要东西,他不胜其烦,所以这次要找一个有缘人,一次性全部卖掉。吴还说,这些古董价值连城,他不愁买家,“叶老板买了,不合意还可以退货。”在随后的交谈中,这批“古董”的来历被渲染得更加神奇:当年打仗时八国联军从故宫里抢夺出这批古董,途经广西出越南边境时,被扶绥当地的军队截留下来,藏在山洞里。

叶先生称,当时曾与兰小丽一同去看画的画家索凡称,这些画八成是真的。而兰小丽还曾向他承诺,她认识一些古董收藏家,待他买入后可以马上高价转手。

叶先生终于下定决心买下这批“祖传古董”。

鉴定专家

在兰小丽的美术馆,叶先生见到了被称为“北京故宫博物馆前副馆长”、著名“鉴定专家”的呼万铭。

2011年6月20日,叶先生与吴干育、施干军三人签订了一份价值1400万元的买卖合同。施干军居中议价,吴干育的儿子吴东建代表他父亲出面,随后三人签字摁手印。

叶先生说,“签合同时,我也考虑到了风险”。于是,他在该合同中约定:“吴、施作为乙方,应确保自己拥有的祖传古物是真品而非人为制造的赝品或陷阱。”

双方约定,第一次付定金6万元和预付款10万元,第一次提10万元的货,有5幅古画、3个玉镯、4个玉挂件、3个瓷器。

叶先生将这第一批古董装车运回南宁时,吴和施还特别交代:这批货里有国家文物和值钱古玩,不要轻易示人,以免遭遇横祸。但叶先生还是有着商人惯有的谨慎。第二天,他亲自带着两幅价值最昂贵的古画前往北京寻求鉴定。按照叶先生的想法,如果鉴定为真古董,则直接可以将这两幅画作放在拍卖行进行拍卖。

但结果出乎他的意料,北京皇城艺术品交易中心和北京保利国际拍卖公司均表示,“这些画作拍卖不了。”

他立即意识到,这些画作很有可能是赝品。“震惊、气愤,我想到了马上取消合同。”叶先生立刻打电话给兰小丽,要求取消合同,退还预付款。

据叶先生回忆,兰小丽接到电话的语气也很惊讶,但她提出,画可能是假的,可其他古董有可能是真的。兰小丽建议,可以邀请一位北京的鉴宝专家来鉴定其他古董,如有真的就买,没有就取消合同。

6月25日,叶先生从北京返回南宁。在兰小丽的美术馆,他见到了被称为“北京故宫博物馆前副馆长”、著名“鉴定专家”的呼万铭。

而在兰小丽美术馆提供的法国卢浮宫画册中,同样可以找到呼万铭的介绍。在画册中,呼万铭是一位自幼学习山水画的画家。

当天下午,施干军带部分古董到南宁给呼万铭鉴定,呼万铭当场认定,古画是假的,但有几件瓷器、玉器很值钱。

晚上,叶先生、兰小丽、呼万铭等人又一次去往扶绥县。在吴干育家中,呼万铭称,其中部分古董很值钱,尤其是一件“大明宣德炉”,价值上亿。他表示,可以为这些古董开具鉴定书。叶先生当时犹如吃了一颗定心丸。他随即与吴干育等人谈判,口头约定了第二个合同,即在第一份合同的基础上剔除书画,合同总金额改为600万元。

他们商定,叶先生只要先付500万即可将全部古董运走。

6月30日上午,叶先生带着其公司财务人员,与施干军一同在南宁市金湖广场工商银行将500万元存入施干军的账户。当天晚上,叶先生从吴干育处提走了大部分“祖传古物和从山洞里挖出来的古玩”。

真相大白

叶先生拿着一个紫砂壶到了一个开茶庄的朋友处,他的朋友一眼就看出,这把紫砂壶是个现代工艺品,“拿到水沟淤泥里浸泡形成的”。

2011年7月1日,“鉴宝专家”呼万铭在叶先生的办公室起草了15件古董的鉴定书,并对这些古董拍照。

随后,叶先生与兰小丽签订承诺书,感谢“在兰小丽的全力协助下达成购买古玩一事”,承诺给兰小丽150万元的回报,并赠送部分古董。

当晚,叶先生和呼万铭乘飞机到了北京。在中国戏曲学院附近的一个小房子里,呼万铭给叶先生开具了15张印有“中国民族民间文物鉴定委员会”字样章印的鉴定证书,叶先生则付给了呼万铭4万余元鉴定费。

鉴定结束后,呼万铭还介绍叶先生认识了一个北京朋友。叶先生从其朋友手中,以45万元的价格,买下了一幅被称是“吴昌硕真品”的古画。坐拥如此多的“稀世珍宝”,叶先生的心中充满了喜悦。但他的这股高兴劲儿没能持续太久。7月8日,他拿着一个紫砂壶到了一个开茶庄的朋友处。他的朋友一眼就看出,这把紫砂壶是个现代工艺品,“拿到水沟淤泥里浸泡形成的”。

叶先生回家后,便将此事告知了自己的妻子钟女士。钟女士大学时修读法律专业,她敏锐地察觉到这桩古董交易的众多疑点。7月10日,钟女士单身一人赶赴北京。她带着吴昌硕的画、大明宣德炉以及玉髓等古董,送往多家鉴定机构检验,均被告知,这些古董是赝品。

一切真相大白。

“当时最重要的事,是如何将我们的损失追回。”钟女士说。7月12日、13日,返回南宁后,让丈夫分别与吴干育、施干军、兰小丽等人谈判,希望他们能把骗取的600万元如数还给他。但是对方坚持,不可能退钱。13日,钟女士又带着6个玉镯、玉髓到广西质量监督检验院进行检验,结果显示玉髓是仿水晶制品,玉镯是经人工染色处理形成。取得一系列证据后,7月14日,叶先生向南宁市公安局南湖分局报案。

因涉案金额巨大,南湖分局成立专案组。专案组民警兵分两路进行侦查,一组赴扶绥县城查询并冻结嫌疑人账户,尽量避免受害人的损失,另外一组在南宁进行案件侦查的走访调查工作。据警方资料显示,案发后,吴干育、施干军二人随即失去踪影。专案组决定对南宁市高消费场所进行布控。8月16日下午18时许,警方分别在南宁市柳沙半岛某小区、金大陆海鲜城将犯罪嫌疑人吴、施抓获。2011年8月24日,南宁市检察院批准逮捕了吴干育、施干军。在警方审讯中,吴干育承认了伙同施干军等人对叶凌宇进行诈骗。

据施干军交代,所谓“北京故宫博物馆的副馆长”呼万铭根本不是什么专家,而满屋子的“古董”,其实是吴干育从南宁市花鸟市场买回来的道具。吴干育则称,这件事“都是施干军一手策划操办的”。据警方提供的资料显示,专案组民警“几次到看守所对吴、施做思想工作,并多次上门对其亲属做劝导工作,在专案组民警的努力下,犯罪分子退回了其诈骗所得的赃款。”目前,赃款被办案机关冻结。

作为中间联系人的兰小丽经讯问后,被警方释放。南湖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廖华认为,目前没有充分证据证明,兰小丽参与和组织了这次古董诈骗活动。

叶先生以及他夫人钟女士二人对此提出异议。“兰小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她屡屡充当说客,并搬出所谓的‘专家’以打消叶先生的顾虑,便是为了达到合谋诈骗的目的。本案中所有的人都通过她介绍联系见面,她本人则直接参与每个环节,这些事实都再明显不过了。”钟女士说。

法律制裁

“现在大家就是把工艺品和古玩混为一谈,我认为不是古玩界打假,而是艺术品不打假。故意制假、售假、鉴假、拍假、托假就有诈骗嫌疑。”许若军说。

案件侦破后,南宁警方将此案定性为“特大诈骗案”,案件移交检察院后,先后两次被退回补充侦查。截至目前,该案第二次退侦即将完结,案件将进入公诉程序。叶先生的代理律师分析,案件退侦焦点集中于“漏犯”和“假古董鉴定”的问题。

律师在其提交的律师意见中指出,目前抓捕归案的只有施干军、吴干育二人,包括呼万铭、兰小丽在内的其他人员并未到案。“共同实施了诈骗行为,应认定为共同犯罪。”

对此,南湖分局局长寻湘涛告诉《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春节前后,专案组曾派出警员赴北京寻找呼万铭,花费了几万元经费,但未找到呼万铭本人。寻湘涛认为,此案关于“古董”的鉴定问题也存在难题,广西目前没有具备相应司法资质的文物鉴定机构。

记者了解到,目前最具权威的官方文物鉴定机构,是文化部于1986年3月组织成立的“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负责官方文物鉴定工作。同时,为了加强对我国艺术品交易市场的管理,文化部所属的文化市场发展中心于2006年5月设置“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对民间开展艺术品评估、鉴定服务。

可是,即便是权威如“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对因鉴定错误所引起的法律后果应如何承担,也未有规定。

叶先生的代理律师称,可选择上海、北京等地的鉴定机构进行鉴定,以保证鉴定结论的公平、公正。“这一批古董无需全部鉴定真伪,只要主要几件古董有假,就足以证明犯罪嫌疑人的诈骗故意。”

此前,叶先生心中还有担忧,在古玩界,有一种“古玩界不打假”的行规。当买到假货时,行内称之为“打眼”,即没看准东西被人蒙了。买了“打眼”货不但赔钱,还要丢人现眼。所以一旦“打眼”,发现后货主会赶紧把货锁起来,不再给人看,怕被同行人当笑料说出去,有碍自己的名声。按照行规,将难以追究卖家的法律责任。

直到看到山西省收藏家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许若军的一席话,叶先生才释然。

“现在大家就是把工艺品和古玩混为一谈,我认为不是古玩界不打假,而是艺术品不打假。故意制假、售假、鉴假、拍假、托假就有诈骗嫌疑。”许若军说,“当古玩进入市场流通交易,它就具有一般商品的属性,就应该受法律的制约和规范。”

许若军的话迅速被现实印证。

2012年3月23日,湖南长沙天心区法院宣判一起古董诈骗案。

涉案4人各司其职:有负责搜罗高仿工艺品货源的,有冒充货主的,有假扮文物鉴定专家的,还有利用收藏家协会会员的身份联系“客户”的。该案4人因犯诈骗罪分别获有期徒刑12年不等。

4月6日,在位于南宁一栋居民楼里的手拉手公司,衣着优雅的兰小丽向来访者兜售着美术馆里的字画。当有人提到古画,她神色突变,“哎呦,古画太可怕……